清静无为无不为

发布于:2021-10-14 09:03:31

清静无为无不为.txt时尚,就是让年薪八千的人看上去像年薪十万。我们总是要求男人有孩子一样的眼神,父亲一样的能力。一分钟就可以遇见一个人,一小时喜欢上一个人,一天爱上一个人,但需要花尽一生的时间去忘记一个人。清静无为无不为



《老子》的哲学,博大精深,内涵丰厚。在此,仅挂一漏万地简单介绍一下。有兴趣的朋友可抽时间专门研读品味相关著作。
1、相生相伴,清醒处世
《老子》说:“故有无相生,难易相成,长短相较,高下相倾,音声相和,前后相随。”有无、难易、长短、高下、音声、前后,它们的关系都是相互对立、相互依存、相互转化的。如果不能辩证地看待它们,矛盾就不可能得到很好地解决。世人无不追求有、易、长、高、声(名声)、前,而厌恶其反面,其结果往往因追求的方式不科学,造成求而不得的痛苦。老子所要向世人指明的是,求“有”须向“无”中求;求“易”必须重视“难”;欲“长”必先始“短”;欲“高”必先为于“下”;欲播声于“外”,必先发音于“内”;欲处人之“前”,必先居人之“后”。总之,要以辩证法的观点,从所追求事物的对立面着手,让其自然而然地由量变到质变向正面转化。达到“否极泰来”。同理,我们在成功、拥有之后,要保持清醒头脑,否则,就会“亢龙有悔”,“物极必反”,盛极而衰。
据说,奉行“财聚人散,财散人聚”的蒙牛总裁牛根生在作出捐出他在蒙牛的全部股份,成立“蒙牛发展基金会”,实现从“大有”到“大无”的转变时,就在看《道德经》,是不是这一部分内容,我们就不得而之了。

2、为而不恃,功成弗居。
“万物作焉而不辞,生而不有,为而不恃,功成而弗居。夫唯弗居,是以不去。”万物涌现而不躲避矛盾、推脱责任,真朴生成而不占为己有,追求有为而不恃自我之智,功成而不居功自傲。正因为不居功自傲,功勋才永不磨灭。“夫唯弗居,是以不去”,是说圣人有功而不居功,人民却把功劳记在了圣人身上。范蠡帮助勾践政治成功以后,他就引身而退,“功成身退”。历史上最不成功的人,可能韩信就是一个,他舍不得“功成身退”,结果被杀。其实,功成之后,你并不一定要身退,关键是要能够把握自己,不摆老资格,不功高盖主,这也叫“功成身退”,人家也就尊重你了。万明坚从TCL下课,是否与不听老子的话有关,只有他自己知道了。
正如泰戈尔所说:“你从不寻求名声和崇拜,可是爱之神却发现了你。”相反,若是居功自傲,你可能会有功而无功。
3、上善若水,善于示弱
“上善若水。水善,利万物而不争,处众人之所恶,故几于道。居善地,心善渊,与善仁,言善信,政善治,事善能,动善时。夫唯不争,故无尤。”
上善之人(圣人)具有*似于水的特性。水的行为表现为利于万物而不与万物争宠,始终停留在众人所厌恶的低下、隐蔽之处,所以,水具有*似于道的特性。
居善地——水停留的地方都是众人厌恶的低洼之地;圣人选择的住宅则是不引人注目的地方,这样可以给生活带来安定并有利于修道。
心善渊——水渊则藏,含而不露;圣人胸怀若谷,从不自我炫耀。
与善仁——水利万物而不害万物;圣人处世仁慈,无私奉献而不图回报。
言善信——水虽不言,却避高趋洼,*衡高低,有着至诚不移的规律性;圣人言行一致,以诚信为本。
政善治——水可以冲洗污垢,刷新世界;圣人为政,清正廉洁,善于消除腐败。
事善能——水能静能动,能急能缓,能柔能刚,能内能外,能升能隐;圣人做事,“处无为之事,行不言之教”,一切遵循客观规律。
动善时——水,冬雪夏雨,随着季节的变化而变化,不违天时;圣人做事审时度势,伺机而动。
由此,我们可以看出,执著奋斗,并能推动别人的,是水;经常探求自己方向的,是水;遇到*锸保芊⒒影俦读α康模撬灰宰约旱那褰嘞淳凰说奈圩牵腥萸迥勺堑目泶蠖攘康模撬煌粞蟠蠛#苷舴⑽疲涑捎辍⒀蚧恚只蚰岢梢幻嫒缇в骶档谋宦燮浔浠绾危圆皇浔拘缘模彩撬
  下面是一篇咏水的诗词:
有物名曰水,至柔有大能。
山泉露头角,立志向海行。
坎坷等闲过,奔流步不停。
执著不执著,无往而不胜。
巨石阻前路,转头绕道行。
悬崖临绝壁,呼啸跳涧中。
遇沙渗地下,暗行不逞能。
骄阳似火蒸,变云学龙腾。
聚团化作雨,遇冷凝作冰。
春融入江河,滔滔仍向东。
万难终归海,浩瀚波涛涌。
世人叹伟大,一笑又升空。
转身归山去,泉声常叮咚
4、宠辱不惊,褒贬由人
“何谓宠辱若惊?宠为下。得之若惊,失之若惊。是谓宠辱若惊。”
什么是“宠辱若惊”呢?在有些人看来,人得宠则荣,荣则名利双收;受辱则贱,贱则无名利可图。这种观念都是社会意识形态造成的。在老子看来,因得宠而惊喜的人,是喜名利、贵自身的人,这种视宠为上的人,正是卑下之人——“宠为下”。因得宠而惊喜,因失宠而惊恐,全是名利之心在作怪。重名利的人,目光在外;淡泊名利的人,目光在内。目光在外的人,*名利而远众人;目光在内的人,*众人而远名利。远众人的人必有祸患,*众人的人必然获得众人的爱戴。
《幽窗小记》中有这样一幅对联:宠辱不惊,看庭前花开花落;去留无意,望天空云卷云舒。这句话的意思是说,为人做事能视宠辱如花开花落般*常,才能不惊;视职位去留如云卷云舒般变幻,才能无意。
为什么社会在不断进步,而人的负荷却更重,精神越发空虚,思想异常浮躁。金钱的诱惑、权力的纷争、宦海的沉浮让人殚心竭虑。是非、成败、得失让人或喜、或悲、或惊、或诧、或忧、或惧,一旦所欲难以实现,一旦所想难以成功,一旦希望落空成了幻影,就会失落、失意乃至失志。

失落是一种心理失衡,自然要靠失落的精神现象来调节;失意是一种心理倾斜,是失落的情绪化与深刻化;失志则是一种心理失败,是彻底的颓废,是失落、失意的终极表现。而要克服这种失落、失意、失志就需要宠辱不惊、去留无意。
一幅对联,寥寥数语,却深刻道出了人生对事对物、对名对利应有的态度:得之不喜、失之不忧、宠辱不惊、去留无意。这样才可能心境*和、淡泊自然。一个看庭前三字,大有躲进小楼成一统,管他春夏与秋冬之意,而望天上三字则又显示了放大眼光,不与他人一般见识的博大情怀;一句云卷云舒更有大丈夫能屈能伸的崇高境界。与范仲淹的不以物喜、不以己悲实在是异曲同工,更颇有魏晋人物的旷达风流。

宠辱不惊,去留无意说起来容易,做起来却十分困难。首先,要明确自己的生存价值,由来功名输勋烈,心中无私天地宽。若心中无过多的私欲,又怎会患得患失呢?其次,认清自己所走的路,得之不喜,失之不忧,不要过分在意得失,不要过分看重成败,不要过分在乎别人对你的看法。只要自己努力过,只要自己曾经奋斗过,做自己喜欢做的事,按自己的路去走,外界的评说又算得了什么呢?陶渊明式的魏晋人物之所以有如此豁达风流,就在于淡泊名利,不以物喜,不以己悲,才可以用宁静*和的心境写出那洒脱飘逸的诗篇。这正可谓真正的宠辱不惊、去留无意。而将这一精神发挥到极致的是唐朝的武则天。死后立一块无字碑,千秋功过,留与后人评说。一字不着,尽得风流。这正是另一种豁达,另一种宠辱不惊、去留无意。

只有做到了宠辱不惊、去留无意方能心态*和,恬然自得,方能达观进取,笑看人生。著名的社会活动家、杰出的爱国宗教领袖赵朴初同志遗作中写道:生亦欣然、死亦无憾。花落还开,水流不断。我兮何有,谁欤安息。明月清风,不劳牵挂。这正充分体现了一种宠辱不惊、去留无意的达观、崇高的精神境界。
一句话,宠辱不惊,看庭前花开花落;去留无意,望天空云卷云舒。是真英雄自洒脱,是真名士自风流!
5、不争之争,心诚则灵
“夫唯不争,故天下莫能与之争。古之所谓“曲则全”者,其虚言哉?诚,全而归之。”
诚:真实无欺、守信无妄、言行一致、表里如一、以诚待人。总之,诚是做人处世的根本。正因为圣人不争功,不争名,不争利,不争位,由此所造就的圣人形象,是那些一心贪争功名利祿的人永远无法与之相比的。古人所说的“曲则全”,哪里是假话呢?只要心诚,一切都会归属于你。
“曲则全”这一说法,本是古人的见解,老子对它作了全面的阐述,并强调了“诚”是“曲则全”的必要条件。大道至真,求道必须心诚,心诚则灵。只要具备了诚心,就一定能够打开道的大门。君子心诚于众人,所以成为众望所归、人心所向的领导者。这就是“无私而成其私”,“不争,天下莫能与之争”的道理。
6、损益结合,不断进步,无为而无不为
“为学日益,为道日损,损之又损,以至于无为,无为而无不为”。 如果你想“新”想“益”,那么首先就要“损”,要会“损”,要持之以恒地“损”。这个“损”就是反省自己,改正自己的过错,检讨自己的毛病,涤除自己的私心杂念和贪欲,冲洗自己身上不良的*气。尼采说过:“一个人智慧的增长以什么标准来衡量呢?就是看他的不良品性减少了多少,他的智慧就能增长多少。”这就是会损的意思。
必须会损才会益。在损的同时才能受益,总不可能搬一个新家,而一些旧东西和垃圾也舍不得丢掉。所以有些东西当损则损,这损还要主动地去损,积极地去损,乐观地去损。而不是被动地损,消极地损,盲目地损。如果是被动地损就不知如何损,还可能将优的东西也“损”掉了;消极地去损是很无奈的,不得不损,不是出自内心的,很不愿意的;盲目地损,那更不好,那样连自己的优点、缺点也分不清了,好与坏、新与旧都不能辨明了。如果我们积极地去损,那么就会积极地回报社会。
“为学日益,为道日损。”为学则读书明理,为道则一切放下,这是一种事物的阴阳两面,是和谐的统一。道放下自我,象把杯子中的水倒掉,为学则是手捧千卷,做人做事,往这个杯子里装水。不倒水则无法装水,故为道是为学的基础;不装水,则无从知道如何倒水,亦无水可倒,故为学可助为道。人之一生,装装倒倒,去去留留,加加减减,看似做无为之功,其实在行大为之事。
其实,老子的“损”、“益”过程也就是人生的扬弃进步过程。肯定、否定、再否定,这就是人生是自我发展的途径和取向。从无我到有我,从对自我的否定,进而对自我否定的否定,自我便从幼稚走向了成熟,真正的把握了自己。正是成熟的自我,它谙熟社会而不圆滑,驾御人生而不放荡。*凡中饱以斟酌,进退中犹有分寸;爱与恨情深意切,生与死俱显从容。这时人生才更显珍贵,它有着现实的基础,又有着使命的未来,自我正是在这个意义上才有着真正的“我”。
人是承载社会运动的主体,而个人、自我,不过在实现着这一历史使命。这种使命决定了人的本性:只有摆脱了外物的支配、内在的盲目,才能解放人自身。人的历史发展也如此,它不是意味着按照自发的愿望来行事,而是要求自觉地改造自己,按照已必然的归宿来改造自己。也许美好的未来终归遥远,但没有这只闪亮的航标,自我的发展永远是历史长河中漫无方向、漂流荡迹的小舟。
历史孕育未来,未来给予现实的自我以力量。其实,人并非意着自我的东西,不过是反对了*庸、摆脱了困惑,才惯于本性的作为。思索着的自我,是*凡的自我,但不断扬弃的自我,却依然可以创有辉煌。即便无声地闪亮、迅忽中消逝,但来此一生,至终无悔的,是于世界中领略的无限的人性光辉。


相关推荐

最新更新

猜你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