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琴

发布于:2021-09-13 13:48:42

  程多多

  我少年时,大人的喜好就是孩子的生活。因大人常带我去听京戏,渐渐地我也操起了琴。京胡伴奏的多,独奏曲少,听二胡就成了我的爱好。刘天华的《光明行》中号角般的清脆音律,我听来如有鼓角相闻,我感到生命的力量。后来我见到一本关于刘天华的作品介绍,说明此曲正是他对“五四”后新生活的憧憬,充满了光明的韵律。这更使我爱上了刘天华的二胡曲。由此,我成了中学里的课余民乐队长。

  那时我已经能唱昆曲,昆曲的本身就是南北戏剧的融合,其源于元曲,元曲小令的优美更加深了我对琴的理解。那些常听的二胡曲有《良宵》《二泉映月》,当然江南丝竹也是不能少的。但是,《病中吟》使我听来感情跌宕,缠绵委婉催人泪下。我不解的是一位艺术家对病中的痛苦能如此深刻地如泣如诉。后来知道刘氏三兄弟中刘半农是新文学的启蒙者,而且刘北茂又是作曲家。这使我明白我听琴之所以如此投入,实际上是在体验琴声里的文化内涵。

  那个时期正值民乐创作兴盛之时,我在一次民乐会上听到板胡《红军哥哥回来了》,那欢快的富有北方民间小调的琴声,使我想象到革命的乐观主义精神。有一阵我时常打开收音机听此曲。只可惜时下的CD片不见此曲了。那个时期二胡中最雄浑的乐曲要数《三门峡畅想曲》,在钢琴奏出的不尽长江滚滚的洪流中,二胡拉出的进行曲式的小快板,把长江的气势和盘托出,具有交响曲的气势,令人回肠荡气,听之爱不舍耳。我想时下的民乐,小年轻发烧友少,大概与新创作的乐曲少有关,不过此曲时下的CD片中有,年轻人不妨一听。

  听琴丰富了我的生活,使我*常的生活生出了美好的情趣。

相关推荐